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09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09章

所属目录: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3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谢文东在T市陪伴金蓉,金蓉的恢复很快,前些日子还需要坐轮椅,但时间不长,便可以拄着拐杖慢慢行走,当然,这也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。

  时光飞逝,日月穿梭,转眼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。

  这半个月的时间里,谢文东彻底轻松下来,将一切都抛到脑后,不去管,也不去想,安心陪伴金蓉,舒舒服服过了一段,美好暇意的日子。可是,与南洪门的交战的前线却越来越?#36234;簦?#19996;心雷坐镇?#26247;彻?#20840;局,但在能力上,与向问天还是有些差距的,许多地方难以做到尽善尽美,而张一则被孟旬死死缠在湖口,难以脱身,其实也多亏张一在湖口,不然这里在就成了南洪门的地盘,另外?#22797;?#21335;洪门的主要交锋地方,也多是北洪门处于劣势,告急的信息一个接着一个传到总部。

  这天晚间,谢文东刚陪金蓉吃过饭后,坐在别墅的客厅里闲聊,房门一开,从外面走进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。

  这人名叫孙习雨,是北洪门的青年精英之一,负责总部内务的干部。

  进来之后,见谢文东正在和金蓉聊天,他?#25104;?#38452;沉着走上前来,说道"东哥!"

  "恩!"谢文东转过头来,看清楚来人,他含笑问道:"习雨,有事没事吗?"

  孙习雨皱着眉头,沉声说道:"东哥,刚刚得到消息,南洪门的势力已经渗透到?#26247;?#29616;在,连雷哥的处境都已岌岌可危!"

  "哦!"谢文东点点头,轻描淡写的说道:"我知道了。"

  每次向谢文东禀告告急的消息,他都是以"我知道了"这句话来应付,现在又听到这话,孙习雨怒火中烧,?#36824;?#30861;于身份,他不好发作,他疑声问道:东哥可有应对之策?

  谢文东笑道:相信老雷会有办法解决的。

  如果雷哥有办法,就不用向总部告急了!孙习雨猛的跨前一步,把谢文东和金蓉吓了一跳,惊讶地看着他,孙习雨冷声说道:东哥陪金小姐是应该的,但先不是时候,前方?#36234;簦?#19968;天到晚的告急电话都快排满了,难道东哥为了一个女人,就?#36824;?#31038;团的死活了吗?

  这话说的太重了,无行和猿天仲?#25104;?#21516;是一变,尤其是后者,两眼冒着凶光,回手扣住腰带,指按卡簧,同时向外一带,只听“沙”的一声,软剑?#33080;?#19968;半,看样子,随时有拨剑斩杀孙习雨的可能。

  谢文东楞了楞神,并未生气,摆手说道?#22909;?#26377;那么?#29616;亍?br/>
  未?#20154;?#35828;完,孙习雨又道:怎么没有那么?#29616;兀?#19996;哥,红颜祸水啊,说着,他目光一转,看向谢文东身边的金蓉。

  放肆!

  猿天仲再忍不住,抽出软剑,手腕一抖,剑如灵蛇,直接抵在孙习雨的喉咙上,多亏无行兄弟?#20174;彻?#24555;,及时把猿天仲拦住,不然,他真能一剑把孙习雨刺死,猿天仲和孙习雨不熟,但无行兄弟和他相处多年,深知此人的秉性,孙习雨没别的毛病,为人不坏,对社团也忠心耿耿,就是性格太直,想什么说什么,口无遮拦,社团上去被他得罪的人不在少数,现在倒好,跑到东哥这里来大放其词了,这不是自己找死吗?真被猿天仲杀了,那也是白杀,?#22351;?#26041;讲理去。

  谢文东没有说话,只是笑眯眯的?#32842;?#26080;语,从他?#25104;希?#20063;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。

  ?#36824;?#37329;蓉可大皱眉头,下意识的抓住谢文东的胳膊,好象生怕他会飞走似的,秀眉快拧成个小疙瘩,撅着嘴,气汹汹的对着孙习雨说道:“你说我是祸水?大哥哥这段时间已经很累了,人都瘦的不象样子了,我让他休息一段时间?#20889;?#21527;?”

  “好啊!”孙习雨气的?#25104;?#28072;红,?#36824;?#37027;么多,对顶在自己喉咙处的剑尖视而不见,也?#36824;?#23545;方是谁了,怒声喝道;“休息吧!再休息一段时间,以后就可以永远都休息了。南洪门都要打到家门口了,我们大家一起举手投降,那样不是更痛快,大家统统都休息!:

  金蓉闻言,娇小的身躯直哆嗦,可是又?#24674;?#36947;该说什么好,眼圈一红,泪水在眼睛里打转。

  金眼头大,抬手搓了搓脑门,走到孙习雨身边,用力的抓住他的胳膊,低声说道:”兄弟,你就少说几句吧,你真想死啊?!

  ?#25300;也还埽?#19996;哥做的?#27426;裕?#25105;就是要说……”

  他话还没说完,金眼向木子一甩头,后者会意,和金眼一人架着孙习雨一只胳膊,将他硬拖了出去,?#35789;?#22914;此,孙习雨的嘴也停下,向左右两人看了看,咆哮道:“你们拉我做什么?东哥,前方告急,不能再在T市逍遥自在了,不然……”

  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,已经完全听?#22351;?#20102;。

  ?#20154;?#20064;雨被拖走之后,金蓉气的呼哧呼哧直喘气,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大哥哥,这个人实在可恶,你应该?#22836;?#20182;!”

  谢文东笑了,?#27425;?#36947;:“怎么罚?”

  ?#20843;?#21483;起来那么厉害,应该罚他扮小狗!”

  “哈哈!”谢文东仰面而笑,要说道:“胡闹!杀了他如何?”

  一听要杀人,金蓉打个冷战,将谢文东的胳膊抓得更紧,低声说道:?#20843;?#21482;是可恶,?#24674;?#20110;要杀特那么眼中拔?”说完话,看到谢文东眼中的笑意,她这才知道,原来谢文东在和她开玩笑。她故作生气的甩开谢文东的胳膊,嘟起红润润的小嘴。

  隔了一会,他恍然又想起什么,正色问道:“我们……真被南洪门打得那么惨吗?”

  谢文东点点头,说道:“很不乐观。”

  金蓉不?#24066;?#22320;问道:“难道非要大哥哥亲自过去才成吗?”

  谢文东想了想,说道:“别人去,恐怕都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“哦!”金蓉落寞地应了一声,恋恋不舍地看着谢文东鼓足胸鳍,下了最大的决心,方轻声说道:“大哥哥,那……你还是不要陪我了!不然很多人都会说我是红颜祸水的,”虽然心里十分说?#22351;?#35874;文东离开,但金融业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,知道孰轻孰重。

  谢文东暗叹了口气,握住音容的手,什么话都没说。

  他是想赶到前方去,只是金蓉才痊愈不久,而且他觉得自己亏欠金蓉太多,这话不好意思说出口,现在好了,经常孙雨这一闹,不用他开口,金蓉便主动体了出来。他沉吟片刻,说道:“蓉蓉,你不是一直想去海边玩吗?本?#27425;?#24819;过段时间再陪你去,现在看来,恐怕是不行了,我明天带你去怎么样?”

  “好哇!”金蓉听完十?#20013;?#22859;,可只高兴了一回,笑容又从?#25104;?#28040;失,小声问道:“是不是陪完我之后,你就要走了。”

  “恩!”谢文东点点头,说道:“有些事情,是避免不了必须去应付的。”

  金蓉一笑,说道:“那好吧!明天我们就去玩个痛快!”

  第二天,谢文东一大早抽?#26454;?#20102;北洪门的总部,本来以为自己好久?#22351;?#21150;公室里,里面的灰都要落得厚厚的一层了,?#36824;?#36827;来一看,办公室里依然洁净,一尘不染,桌子擦的亮如镜面。他坐下,先将数日来的告急信息仔?#35206;?#30475;一番,做到心中有数,然后,让金眼把孙习雨找来。

  一听东哥要找自己,孙习雨暗道一声完了!昨天晚上东哥没有发威,看来现在是要找自己算帐了,他毫无惧色,也?#27426;?#38382;,跟随金眼,快步来到谢文东的办公室。

  进来之后,他直接走道办公桌前,正色说道:“东哥,你?#26885;?”

  “是的!”谢文东低头还在看着文件,头也没抬起应了一声

  ?#30333;?#22825;晚上,是我太失礼了,对东哥和金小姐有所不敬,?#36824;?#25105;觉得我做的和说的都没错,如果东哥?#22836;?#25105;,那我也没有怨言!”孙习雨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  谢文东放放下文件,看着孙习雨笑了,点点头,又摇摇头,说道:“家法里有明?#39277;?#23450;,以下犯上要严惩。”说着话,他看向金眼,问道:“需要什么刑法?”

  情节轻者,打三十棍子,情节重者,要处极刑!”金眼边说着话,边心里暗暗讨道:要坏事了!昨天晚上,孙习雨不仅是顶撞东哥,简直是怒斥,而东哥是掌门大哥,这还?#35828;茫?#30495;追究下来,孙习雨必死不疑。

  孙习雨这时候也感觉到自己活不成了,干脆豁出去了,又向前?#35206;剑?#36523;子前?#21073;?#35828;道:"东哥,你要杀我,我认了,不敢你真不能在T市逍遥下去了,前方的兄弟在浴血奋战,而你却在后方逍遥快活,你如?#25991;?#26381;众,如?#25991;?#35753;前方的兄弟心?#26159;?#24895;的去卖命……

  谢文东被他吵的头大,这个道理,不用孙习雨提醒,他心里明白的很,本来他把孙习雨找来,希望他说说软话,这?#20081;?#31639;了,可这人明显不通事理,还在跌得不休,自?#31227;?#32905;之苦,他不?#22836;?#30340;挥挥手,说道:"拖出去,打!打三十棍子!

  "是'五行兄弟听完,长出了一口气,还好,东哥没有杀了他,只是打三十棍子,这个处罚够清的了。

  孙习雨也没有想到谢文东的处罚会是这样,瞪大眼睛,愣住了。

  生怕他还多言,五行兄弟急忙托着他向外走去。

  到了门口,谢文东突然说道:"等下"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918.html
五骑士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