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>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7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7章

所属目录: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3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似乎早料到对方会使这招,黑影下劈之势不变,只是手腕微微一翻,使剑面朝下,说是砍,如此一来,就变成了拍。

  当啷!剑身正磕在?#24230;?#19978;,发出一声脆响,孙旭本以为这样就把对方的砍来一剑防住了,可哪里想到,对方的剑身竟然是软的,如同弹簧一般,顺着?#24230;校?#29467;的折了下来,直向他的面门划去。

  啊?孙旭大吃一惊,可这时候再想躲闪,已经来不及了,只听?#22351;?#19968;声,锋利的剑尖在他的?#25104;?#26012;着划出一条深可及骨的大口子,瞬时间,血流如柱,孙旭惨惨叫,丢弃片刀,双手掩面而退,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,汩汩流淌出来。,

  他退,对反可没打算放他活者离开,黑影两脚蹬踏地面,身子仿佛离弦只箭。嗖的一声窜到孙旭近前,手中的长剑顺势向前一递,同时大声喝道:“你给?#20197;?#36825;吧!”

  扑哧!

  这一剑,正点在孙旭的喉咙上,惨叫声随之嘎?#27426;?#27490;,他身形晃了几晃,接着,仰面摔倒在地,出气出,入气少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  ?#36947;?#24930;,实则极快,只是几秒钟发出声的事,周围的南洪门帮众想出手救援都没来的?#21834;?br/>
  此时见老大?#27426;?#26041;刺杀,无不大惊失色,,纷?#30528;?#21564;一声,抡刀想黑影冲杀过来。

  黑影哪把他们这些小角色放在眼里,手中的长剑挥舞开开,只听一阵阵叮丁当当的脆响声,周围砍来的片刀不仅被他一一招架住,反而连续刺倒对方三人,趁对方惊骇之机,他高声呐?#26263;溃骸?#21335;洪门的头目以死,兄弟们,杀啊!

  这黑影不是旁人,正是袁天仲。

  小楼内。谢文东听到袁天仲的呐喊声,面漏喜色,?#28044;?#34955;中掏出手帕,系于鼻下,随后捡起一把片刀,对金眼喝道:“金兄,随我杀出去!”说完话,?#22351;?#37329;眼答话,他一马当先冲了出去。

  任长风、无?#23567;?#26684;桑纷纷效仿谢文东,掏出手帕,系在鼻下,各操?#19968;錚?#38543;后跟了出去。

  金眼这是简直都吓傻了,东哥的手下竟?#22351;?#26538;匹马把南洪门的带队的头目给杀了,而现在东哥竟然又亲自上阵去冲杀,这要是出了差池那还?#35828;謾?#37329;眼不明白谢文东等人为什么要蒙住嘴巴,本?#27492;?#20063;想学学,可是在身上摸了一遍,也没找到手帕,没时间细找,举起片刀,高哄一声,跟着杀了出去。到了门口处,谢文东分开己方众人,顶到最前面,刚过来,迎面便砍来三把片刀,接着,下面狠狠提出一脚。

  咚!

  这一?#20405;?#36386;中她面前大汉的胸口,那人怪叫一声,仰面而倒,只听哗啦一声,大旱倒下去的身躯又撞到敌人,周围的南洪门帮众看吧皆下了一跳,想?#22351;?#36825;个身?#21335;?#30246;的蒙面青年竟然如此力大,?#22351;?#20182;们反应过来,谢文东抡起片刀,突入南洪门的阵营之内。

  许久没有参与过这种**裸的火拼,谢文东这回也使出了浑身的本事,双手持刀,猛砍猛劈,只是眨眼的功夫,片刀就砍得卷了刃,雪白的刀身几乎变成红色的。

  ?#21543;?---”

  领队的头目虽然?#31783;保?#20294;南洪门议长人多,仍然作最后的抵抗,无数的南洪帮众将?#31783;?#36827;来的谢文东围在当中,随后片刀齐舞

  ,劈头盖脸的朝他身?#19979;?#30733;。

  这样的混?#21073;?#27809;有谁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,即便是袁天仲也没有那个把?#30504;?#26356;何况是谢文东呢!若果不是有防弹衣护体,这时候他身?#21916;?#30693;道得被挑开多少个口子了。打斗中,谢文东也在暗暗点头,士别三?#30504;?#24403;?#25991;?#30456;看!现在的南洪门帮众,战斗力异常强劲,显然都受过专门的训练。

  没时间细想,周围铺天盖地而来的刀棍令谢文东忙于抬架。

  趁着对方一轮进攻停歇的空挡,谢文东猛然加力,砍出一刀。扑!这一刀正中一名青年的肩膀,可是刀是看进去了,再想拔,却已然拔不出来,他手中的片刀早已经卷刃,如果锯条一般,试了几次,皆为拔出,直把对方那名青年痛得嗷?#36824;?#21483;,这时,周围的片刀又到了,谢文东无奈,?#22351;?#25918;弃抽刀,身子向下一?#20572;?#20174;面前青年的胯下钻过,接着来个恶虎扑?#24120;说?#19968;名大汉,?#22351;?#23545;方挣扎,这一下,力道十足,直接把大汉的鼻梁撞塌,趁着对方吃痛哀号的时候,谢文东顺势夺过他的手中的刀片,?#38047;?#21608;围的敌人打到一处。

  这次近身搏杀可?#25509;?#34880;腥,又惊?#30504;?#21629;悬一线,打着打着,谢文东回手将腰带?#35835;?#20986;来,一手刀,一手腰带,与周围的南洪门帮众展开你死?#19968;?#30340;厮杀。

  这时候,任长风,五行,格桑也都纷纷杀到,五?#29481;?#20986;一条血路,来到谢文东近前,保住他的左右,而任长风与格桑则冲进南洪门的阵营内,象是两把利刃,锐不可当,直把南洪门帮众杀得?#24378;?#39740;嚎,哭爹喊娘。

  只谢文东九人,便将南洪门的阵营搅得大乱,金眼心?#20889;?#21916;过望,对手下的兄弟高声呐?#26263;溃骸?#20804;弟们,南洪门不行了,随我杀出去!”

  “吼——”

  别看北洪门这边只有一百来号人,可士气已经被带动起来,其势如宏,如同潮水一般从别墅内冲杀出来,这时候,南洪门彻底顶不住了,?#30001;?#26080;人指挥,上下一片混乱,被北洪门冲击下成片成片往下倒。

  时间不长,南洪门这边出现了溃逃,随后像是瘟患似的,迅速蔓?#28044;?#26469;,成批的南洪门帮众放弃抵抗,掉头向市区内奔逃而去。

  失去了士气,失去了?#20998;荊?#20154;数再多也成了摆设,在谢文东和金眼等人的带领下,北洪门人员足足将南洪门追杀出半里地,放收住脚步。

  金眼乐的嘴巴都?#21916;?#25314;,正面拼杀,己方以一百人力大破南洪门五百帮众,这仗打的岂是一个痛快?#35828;謾?br/>
  他跑到谢文东近前,满面兴奋的问道:“东哥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  看?#25293;?#27946;门帮众落荒而逃的背影,谢文东喘了两口气,抹抹溅在?#25104;?#30340;血迹,微微一笑,扔掉手中的片刀,然后把鼻下的手?#33080;?#19979;来,说道:“南洪门这次打败,对方?#38553;?#20250;重组人力,再次攻打过来!”

  “啊?”金眼吃了一惊,刚才这仗己方虽然胜了,不过付出的代价也不小,恐怕受伤的兄弟又不下数十号。他惊慌道:“那……那我们先避避敌人的锋芒?”

  谢文东眨眨眼睛,说道:“先把受伤的兄弟送到?#30342;?#21435;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?”谢文东仰面轻笑,说道:“然后我们就杀进堂口里去!”

  金眼听完,整个?#31639;?#20303;了,惊讶地张大嘴巴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  等这次再把伤员送走之后,北洪门上下只剩下六十来人,而且个个疲惫不堪,金眼巡视了一遍,最后又找到谢文东,疑问道:“东哥,我们就这么点人,直接去打对方的堂口,能?#26032;?”

  谢文东说道:“南洪门再次攻来,?#38553;?#20250;倾巢而出,堂口必定?#25307;椋?#25105;们就?#27809;?#25171;他一下!”

  “可是···可是兄弟们都太累了!”金眼为难地说道。

  “我们累,南洪门只会更累,我们让他们疲于奔命,难免露出破?#28291;?#21482;要一出破?#28291;?#25105;?#20146;?#20303;机会,必定能一击破敌!”谢文东含笑说道。

  “哦!”虽然觉得这么做未必妥当,但见谢文东态度坚决,金眼也不好再说什么,随即点点头,说道:“那好吧!就听东哥的!”

  谢文东一笑,?#22336;?#21648;道:?#30333;?#22791;几辆面包车,不要太多,以免引人注意,只五、六辆就可以,让兄弟们都上?#25932;?#24687;,另外再弄些吃的和喝的,我看大家也都饿了。”

  何止是饿了,简直是又累又困又饿!现在金眼觉得自己的肌肉都是又酸又痛,使不出力气,其他的兄弟更不用说了。

  按?#25307;?#25991;东的意?#36857;?#37329;眼让手下兄弟弄?#27425;?#20004;面包车,然后留下十余人在别墅内外装样子,其余?#35828;?#37117;?#26041;的冢?#20998;批进入市区。

  当快接近堂口的时候,面包车纷纷停靠在路边,静静等候,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,北洪门众人快速地吃过东西,坐在?#36947;錚?#21628;呼大睡起来。

  下面的兄弟可以休息,但谢文东却不敢,他所坐的面包车就停在堂口的正门不远的地方,眯缝着双眼,仔细观察的对方的一举一动。

  谢文东的猜测没?#20889;懟?#21548;说己方被北洪门打得大败,而且自己的心腹手下?#27426;?#26041;斩杀,坐镇堂口的樊珉气得暴跳如雷,大骂这些败逃回来的手下没用、饭桶,骂了一阵,他下令集?#23835;?#21147;,亲自带人前往郊外与北洪门决一死战。

  很快,南洪门集结七百余人,倾巢而出,坐着大车小车二十余凉,旁若无人的向郊外进发。

  见敌人大部队出动了,谢文东推推身边的金眼,说道:?#24052;?#30693;守家的兄弟们,先?#31227;?#38745;处避一避,再等十分钟,我们就杀进堂口去!”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886.html
五骑士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