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卷 翻手为雨 >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九章

所属目录:第十卷 翻手为雨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2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“哗啦——”玻璃破碎,候广俭抽身跳了出去。

  饭店的楼下,正是血杀和北洪门人员积聚最多的地方,谁都没有想到,敌人会从天而降。

  候广俭落在人群中,回手在腰间一抽,掌中多出一条链子鞭,看似随意的一抖,链子鞭打出,正中一名北洪门人员的胸口,只听啪的一声,那人惨叫着倒飞出去,人还在空中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  “啊!”

  候广俭的突然杀出,令血杀和北洪门众人皆大吃一惊,距离他最近的一名血杀兄弟枪口一转,对准他的脑袋要开枪。哪知候广俭身形提溜一转,?#24067;?#32469;到他的身后,?#20113;?#21518;心,石火电闪的就是一拳。

  血杀兄弟的枪法是一流的,但身手差了一些,?#32469;?#22312;是望月阁长老面前,相差甚远。那血杀兄弟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,只觉得身后如同被火车头顶了一下,身子弹了出去,将前方的同伴撞倒一大片。

  “该死的!”周围的众人纷?#30528;?#21564;,一名北洪门人员对着侯广俭的胸膛,连开两枪。

  侯广俭冷笑一声,在对方扣动扳机的同时,他的什么已经蹲了下去。

  嘭,嘭!怒射而出的子弹没?#20889;?#20013;侯广俭,却将他身后的一名北洪门青年胸膛贯穿,当场毙命。

  一名经验丰?#22351;?#34880;杀兄弟见状,高声喊道:“不要乱开枪,小心?#35828;?#33258;己人!”

  他们心存顾忌,不敢开枪,使候广俭更加肆无忌惮,一条链子鞭舞得呼呼作响,直把血杀和北洪门组成的阵营搅得大乱。

  见有机可乘,那些躲藏起来的望月阁门徒纷纷?#38632;?#35282;里蹦出,向这边冲出来。侯广俭?#25104;?#20919;如冰霜,高声喝道:“不要过来,先杀掉谢文东!”

  “是!”侯广俭的勇猛将望月阁门徒的士气提升起来,吼叫着向谢文东蜂拥而去。

  金眼早已装好弹夹,对着疯了似的望月阁门徒边开枪边问道:“东哥,现在我们怎么办?”子弹毕竟有限,只十几发,大没了,恐怕对方不会在给他换子弹的机会。

  谢文东这时候也把他?#20405;?#38134;枪掏了出来,面对着数十?#24597;?#38754;狰狞,杀气冲天的望月阁门徒,好有流露出半点紧张,反而谈?#22351;?#31505;了笑,说道:“怎么办?凉拌?”说着,他胎手开了两枪。

  两颗子弹飞近对方的人群中,如同沉石大海,没有半点动静。金眼在旁看的直咧嘴,忙拉住谢文东手中的银枪接过,手此双枪左右开工,对冲来的望月阁帮众展开连射。

  双枪在手的金眼比刚才单枪时所发挥出的威力大了不止一倍,最主要的是给对方的心理上造成极大的威慑,在连续被打倒五人之后,望月阁的门?#21483;?#29983;怯意,纷纷放缓脚步,同时分散开来,小心翼翼、戒备十足地一点点向前蹭。会用暗器的门徒也纷纷将暗器扣在掌心,准备给予谢文东和金眼致命一击。

  “退!”金眼手持双枪,挡在谢文东身前,望月阁的门徒向前压一步,他便护着谢文东向后撤一步。

  另一边,只是眨眼的工夫,侯广俭在血杀和北洪门的阵营中已连伤十数人,身如鬼魅,时东时西,飘忽?#27426;ǎ?#19968;条链子鞭挥舞得风雨不透,无人可?#29627;?#20154;群中不时传来阵阵的惨叫声,连带着还有骨断筋折的声音。

  糟糕!侯广俭不敢恋战,身子向下一低,以周围的人群为掩护,几个箭步冲进饭店内。

  开枪的人,正是身在高楼平台上的东心?#20303;?br/>
  狙击步枪威力?#30475;螅?#21035;说侯广俭没看到他在哪,即便是面对面的站着,他也难以躲开狙击枪的打击,而且东心雷的枪上还装有消音器,侯广俭的耳朵再灵敏,如此远的距离也听?#22351;?#20160;么。

  连续两枪都没?#20889;?#20013;侯广俭的要害,东心雷也十分懊?#30504;?#27668;愤地拍了拍台沿。

  这倒不是他的枪法有问题,而是侯广俭的身形太快了,他在人群?#20889;?#34892;,前后左右变换?#27426;ǎ?#32473;东心雷的瞄准造成极大的难度,?#30001;?#20399;广俭周围的人又实在太多,东心雷基本是通过人群的缝隙向侯广俭射击的,如此一来难度更大,能?#35828;?#20399;广俭已属不?#20303;?br/>
  见侯广俭负伤逃进饭店里,两名北洪门人员高喊一声,举枪追了进去。

  两人追得快,出来得更快,只听饭店内?#20061;?#20004;声闷响,在尖叫声中,两名北洪门人员倒飞出来,胸口各多出一条血淋子。

  在侯广俭逃回饭店的同时,二楼的窗户内?#22336;?#36523;跳出两人,一前一后,一黑一?#20303;?br/>
  穿白衣的是颜俊伟,而穿黑衣的是沈红松。颜俊伟落地之后,并不停歇,直向谢文东窜去,而沈红松则堵在饭店的门口,手脚并用,将那些打算追杀侯广俭的人逼退回去。

  且说颜俊伟,身形极快,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,直射向谢文东,同时袖口内寒光乍现,弹出两把一尺多长,又窄有薄的短剑。

  金眼看得真切,心头一震,暗道厉害!只看对方的身法就不难猜出此人的功夫有多高,恐怕只在唐寅之上,不在他之下。心中虽惊,可他的手里却没闲着,双枪同时举起,对着窜射而来的颜俊伟展开连续射击。

  颜俊伟凭借骇人听闻的身法,在街道上呈S型前进,一会向左,一会向右,时不时的?#24050;?#20307;隐藏,躲闪金眼的射击。

  他的速度虽然缓慢下来,可金眼枪中的子弹也消耗了过半。

  金眼心中有数,知道枪中弹药吃紧,不?#20197;?#36830;续射击,只?#27809;?#30528;谢文东连连后退。

  他俩把精力都放在前方的敌人身上,却忽视了身后。

  在谢文东和金眼身后的不远处,潜伏着四名青年,看衣着,和街道上的普通行人差?#27426;啵?#20294;手中?#38405;?#26377;明晃晃的刀剑。

  看着谢文东金眼背对着自己,一点点的退过来,四人的?#25104;?#30342;露出喜色,其中一?#22351;?#22768;说道:“咱们不用出去了,谢文东自己倒是找上门来了,嘿嘿,活该我们今天立功啊!等会咱们一起出手偷袭,杀掉谢文东!”

  “好!”另外三名青年连连点头,表示赞同。其中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一个劲地向前挤,被刚才说话的青年又推回到后面,低声喝道:“挤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也想杀谢文东”二十出头的青年低声紧张道。

  “你?”那青年咧嘴笑了,拍拍他肩膀,说道:“小兄弟,凭你的身手,上去只会给我们添乱,在后面看热闹吧!”说话时,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谢文东的后心,手中的钢刀也下意识地抓得紧紧的。

  谢文东和金眼越退距离他们越近,十米,八米,七米,六?#20303;?#22235;名青年的?#25104;?#36234;来越凝重,几人又是兴奋又是紧张,心已经提到嗓?#21451;郟?#25484;心和背后都是?#39038;?br/>
  当谢文东距离胡同口只有五米的时候,四名青年的眼中皆闪现出浓浓的杀机,手中的刀剑也慢慢抬了起来,?#22351;?#35874;文东再退?#35206;剑?#23601;给他致命的一击。

  正在这时,那名蹲在最后的二十出头的青年突然伸出手,拍拍身前一名青年的肩膀,低声说道:“师兄!”

  “怎么了?”那青年不明白怎么回事,同时,也看到一只白茫茫?#20102;负?#20809;的匕首,此时已贴近自己喉咙的匕?#20303;?br/>
  扑!

  没给他任何的机会,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,自己的同伴竟然会对自?#21644;?#19979;杀手,他双手捂住喉咙,嘴巴一张一合,想叫喊,想质问,?#19978;В?#20182;的声带已被割断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?#22351;?#20302;低的?#36317;?#22768;

  二十出头的青年将他要栽倒的身子扶住,低声说道:“师兄,别紧张,站稳点!”

  两面的两名青年还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,伏在胡同口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越退越近的谢文东。

  听到背后的窃窃?#25509;?#22768;,其中一名靠后的青年不?#22836;?#30340;转过头,低声喝道:“别说?#21834;被?#21040;一半,当他看清楚身后的一切,嘴边的话像是变成一团鹅毛,卡在嗓?#21451;?#37324;,再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而是出头的青年早有准备,对方只说出个“你”字,他的匕首已?#32769;?#19968;步刺进青年的?#30446;?#31389;,同时笑道:“我?我很抱歉!”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621.html
五骑士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