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二章

所属目录:第八卷 无法无天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0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看张繁友那副奄奄一息的样子,三眼顿感心烦,他对谢文东道:“东哥,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看,送他去医院吧!”

  谢文东向车外望了望,眼中尽是一片雪自的世界,他摇头道:“这里我们都不熟悉,去哪里拢医院?”

  似乎听到两人的对话,张繁友不知哪来的精神,扬头说道:“去边防站吧!那里肯定有军医!”

  三眼没好气地自了他一眼,不过,无法否认,他的话很有道理。他问道:“你知道边防站在哪里吗?”

  张繁友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再向前,就应该有边防士兵,问他?#20146;?#28982;就知道了。”

  看来你的神志还挺清楚的嘛,三眼无奈地看了谢文东,发现后者正似笑非笑地向自己微微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正如张繁友所说,车队又向前方行出两里多远时,路前出现数名身穿白色棉衣、肩背步枪的士兵。?#22351;?#36710;队到前,?#35813;?#22763;兵一字排开,将道路封堵。

  汽车缓缓停下,两名士兵快步走上前来,警惕性十足地打量这几辆体型异常庞大的军车。

  “车上拉的是什么东西?你们要去哪?”士兵拉开第一辆军车的车门,冷声问司机道。

  ?#22351;人?#26426;答话,谢文东和三眼双双下了车,走到近前,前者一笑,说道:“我们是政治部的,这是我的证件。”新疆边界不同其他地方,这里属一级戒备区,为了避免麻烦,谢文东直接将政治部的证件递了过去。

  两名士兵的年岁都不大,唇上长着绒毛,?#25104;?#36824;带着稚嫩,谢文东估计,他两人的年纪不会超过二十。

  士兵打量谢文东一会,其中一名小心翼翼地接过证件,翻开仔?#35206;?#30475;,另一位则放下枪,戒备十足地冷冷盯着谢文东和三眼。那士兵将谢文东的证件翻来厦去看了好一会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,只是觉得上面加盖的中央政治部的大钢印十分扎眼。这时,又有一名士兵走过来,拿起士兵手中的证件,大致翻了翻,看过后,面容一整,必恭必敬地将证件递还给谢文东,然后身体站直,敬个标准的军礼,同时道:“谢中尉,你好!我是边防第十二团四营三连侦察排排长,李广卫。”

  非战斗期间,正常军队,团部下没有三个营,但边防军第十二团属甲级编制,故有四个营。

  “哦!李排长,你好!”谢文东装模做样?#19981;?#20102;个军礼。

  “谢中尉,请问你们这是要去哪?”李广卫瞥了一眼七辆军车,侦察兵的直觉告诉他,里面的东西不寻常,而且,从汽车轮胎压过积雪的深度不准看出,?#30340;?#30340;东西分量极重。

  只看这位排长的眼神,谢文东便已能感觉到此人不容易对付,正在他?#20843;?#35813;如?#20301;?#31572;时,张繁友?#24590;怎?#36292;地也从?#36947;?#36208;了出来,一步三摇地来到李广卫近前,虚弱地说道:“我是政治部的张繁友中校,我要见你们的团长。”

  李广卫一怔,看着这位满面病态的青年,愣在原地没?#20889;?#35805;。

  张繁友怒道:“你没听见我的话吗?我现在高原反应?#29616;兀?#38656;要立刻治疗,带我去团部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……”李广卫手指着军车,刚要说话,张繁友已怒吼道:“你还想管我们政治部的事吗?”

  李广卫暗皱下眉头,咬了咬嘴唇,思虑片刻,终于点头说道:“好吧!我带你们去团部。”

  张繁友道:“不是我们,是我一个!他们还有他们要做的事。”

  李广卫听完,连忙摇头道:“不行,团部寓这里还很远,如果没有车,我怕你坚持?#22351;?#37027;里…………”

  张繁友不耐烦地说道:“我说不用就不用,你哪来这么多废话?现在就带我去,”说完,他拉着谢文东走到一旁,喘息道:“谢兄弟,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,这次,我恐怕不能陪你去了,和东?#22351;?#20132;易,就都靠谢兄弟你一个人了…………”

  谢文东理解地拍拍张繁友肩膀,正色道:“我明白,张?#22336;?#24515;去修养吧!一切由我去搞定!”

  “?#37327;?#20320;了。”“不用客气!”

  和谢文东说完话,张繁友有气无力地向李广卫挥挥手,道:“我?#20146;?#21543;!”

  李广卫?#34507;?#25671;头,真是搞不明自政治部的人是怎么想的,明明有车,自己却不坐,非要靠步行在雪地里走上十几公里的路,要命的是,他还是个高原反应?#29616;?#30340;人。他向身后的两名士兵一甩头,说道:“你俩去扶他!”

  “是!”两名士兵答应一声,来到张繁友近前,一左一右,搀扶他离开。

  士兵们带着张繁友离开,三眼长出口气,不敢耽搁,立刻让下面的兄弟开车。按照地图所指,明铁盖距离此处已?#22351;?#20108;十公里。

  车上,三眼笑呵呵道:“张繁友虽然麻烦,不过还是有点?#20040;?#30340;,至少他引开了那队侦察兵。”

  谢文东幽幽而笑,?#27425;?#36947;:“张哥,你认为他真病了?”

  三眼愣道:“难道,他还是装病不成?”

  “十之**,”谢文东笑眯眯地叹口气似自语地说道:“与东方易比起来,此人的?#30007;?#21644;气量,都太小了,难成大气!”

  等车?#28044;?#36208;,直至看?#22351;?#20854;背影后,虚弱得如同病猫的张繁友立刻精神起来,他双臂一晃,将左?#20063;?#25206;他的两名士兵推开。

  李广卫和众士兵皆吓了一跳,纷?#23376;?#24778;诧地目光看着他。

  张繁友冷笑一声,对通?#26049;?#36947;:“你能不能和团部联系上?”

  “可…………可以”通?#26049;?#26408;?#22351;?#28857;点头。

  张繁友道:“那好,你给我立刻拨通团部的电话。”见通?#26049;?#27627;无反应,他语气严厉地又补充一句:“马上!”

  随着他的大喝,通?#26049;?#22914;梦方醒,先看向排长李广卫,见后者点头后,他忙放下?#25104;?#30340;通讯器?#27169;?#25320;通团部的电话。

  电话刚刚接通,张繁友上前,一把将话筒拾过来,大声说道:“我是政治部的张繁友,叫你们团长立刻来接我的电话!”

  等了有五分钟,那边传回话音,“我是第十二团团长…………”

  张繁友道:“别废话了,现在,你立刻调集你的部队,到明铁盖地区。

  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?#30333;?#25343;东突恐怖份子”

  谢文东和三眼等人坐?#21040;?#20837;明铁盖区域。在地图上,这里是个镇子,可实际上,此处与村庄差?#27426;啵?#25151;屋矮子,被覆盖在积雪中,稀稀落落,大白的,路上竟难见人迹。

  三眼环视一周,挠头道:“东哥,这里就是明铁盖?”

  谢文东点头道:“应该是了,”说着,他手指南方的山峰,说道:“那里是明铁盖达饭山。”

  三眼道:“就算我们到达目的地,可又去哪里拢东?#22351;?#20154;呢?”

  谢文东摇头道:“鬼知道。”

  在海拔?#37027;?#19971;百多米的高原,所见之处皆为一眼望?#22351;?#36793;的雪山和荒野,人在此时,显得是那么的渺小。

  就在车队慢慢前行的时候,前方路旁的地面一动,从积雪中突然站起三名大汉。

  这三人的身体完全藏于雪中,别说远距高难以发现,即使走到近前也不容易看出破绽。

  三人都穿着厚厚的棉?#25314;成厦?#26377;围出,眼睛上带着太阳镜,整个?#36865;?#20840;?#35805;?#35065;住,没有一寸肌肤露出外面。

  前方突然出现三人,?#28902;?#30340;司机不明自怎么回?#25314;?#24613;忙踩了刹车。

  汽车还没停稳,那三人便,冲了过来,与?#36865;?#26102;,纷纷从衣下抽出手枪。

  见对方来者不善,司机和同车的文东会帮众也不是白给的,从椅子下摸出枪械,踢开车门,一齐跳了下去。

  “哥们,你们怎么个意思?”一名文东会大汉操着东北口音,上前搭话。

  对方三人没有说话,只是冷冷地注视着他们,即使墨镜也遮挡不住他们阴冷的目光。

  估计是东?#22351;?#20154;了,在后面的谢文东看得真?#26657;?#20182;和三眼跳下汽车,上前边说道:“朋友,我是来找人的,他叫阿迪力!”

  三人将目光投向谢文东,看清楚他的相貌之后其中一人抬手拉下围出,嘴角一挑,笑道:“谢先生,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谢文东定睛一看,这人正是那三个去T市见他的东突份子中的一个

  看到‘熟人’,谢文东心中一喜,不慌不忙地说道:“事实上,我并没有迟到。”

  “确实没有!”这大汉含笑点点头。

  谢文东没有时间和他废话,说道:“请问,阿迪力现在在哪?”

  大汉呵呵一笑,手指伸入口中,猛的一吹,发出一声尖锐的哨响。

  在空荡无人的村落旁,哨音显得格外刺耳,回音久久不散。

  哨音未落,只见后方道路两旁的积雪蛹动,扑!扑!扑!雪堆里相继又站起二十多号大?#28023;?#34915;着杂乱,有的穿军大?#25314;?#30340;还穿着花?#25314;?#20854;手中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,有长枪、短枪、猎枪,不过大多数人拿的出是自制土枪。

  这就是东突武装份子,谢文东暗中摇头,说好听点,他们是武装份子,?#30340;?#21548;点,就是杂牌的土军,武器还不如自己手下兄弟呢!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183.html
五骑士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