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99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99章

所属目录: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4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褚博刚冲到人群前,迎面便砍来两把片刀,他连躲都未躲,反手将刀抡了出去。对方先出手,而他是后出招,但双方的速度却不能相提并论。只见褚博一记横扫千军,刀光如电,一闪即逝,先一步将对方二人的喉咙划开。

  随着?#22351;?#19968;声,两道血泉从那二人的?#26412;?#22788;喷出,溅了褚博满脸满身,他片刻都未停顿,身子向下?#22351;停?#22312;对方还未倒地时,便从两人之间的缝隙?#20889;?#20102;过去,接着,侧身就是两脚,踢在两具尸体的后?#25104;稀?br/>
  受其冲力,两具尸体齐齐飞了出去,正撞在从后面冲杀上来的南洪门人群中,在一阵惊叫声中,南洪门的人群倒下一片。

  可是?#22351;?#35098;博缓口气,前?#25509;?#30733;来?#22351;叮?#25346;着劲风,直取他的面门。褚博手腕翻转,倒提开山刀,然后将手臂向上一举,只听当啷一声,对方的刀正砍在开山刀的刀身声,?#22351;?#23545;方收招再攻,褚博另只拿枪的手重重捅在对方的?#20146;由希?#37027;大汉吃痛,身子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,褚博手中枪顺势向上一挑,正顶在那人的下巴处,紧接着,嘭的一声,这一枪,从大汉的下?#30171;?#20837;,子弹由其天灵盖飞出,鲜血和脑浆溅起好高。

  只是顷刻之间,褚博刀枪并用,下手无活口,已连杀数人。

  南洪门帮众心惊胆寒,?#27425;?#20154;退缩一步,仍?#27426;?#22320;向褚博强压过去。

  毕竟是在对方的地盘上,褚博不能恋战,反手一枪,将后方的敌人暂时逼退,随后用憋住力气向前猛冲。见他直向自己而来,一名南洪门大汉两眼通红,运足浑身的力气,对准褚博的?#20146;?#29408;狠刺了?#22351;丁?br/>
  在冲刺中,褚博腰身一拧,身如泥鳅似的,闪过对方锋芒的同时,手中的开山刀也狠劈了下去。

  咔嚓!这?#22351;?#27491;中对方的肩膀,由于力道太大太?#20572;?#25972;支刀身都几乎没入大汉的身体里,那大汉发出如同杀猪般的嘶吼声。毫无预兆的,褚博身形猛的急蹲下去,几乎在同一时间,只听嘭的一声,从他身后射来的子弹正打在他面前那人的脑袋上,嘶喊声也随之戛?#27426;?#27490;。

  褚博在望月阁期间养成的好习惯之一就是能在战场上做到眼观六路,?#20013;牧接茫?#22312;应付前方敌人的同时,他眼角余光还紧紧盯着身后的动静。

  就在对方那人见自己误杀己方人员的一怔之机,蹲于地上的褚博回手一枪,将其打翻在地,随后用肩膀顶住面?#26263;?#23608;体,运足了全力,大吼一声,向前急冲。

  数名南洪门帮众被褚博顶着尸体撞得连连后退,随着哗啦一声,夜总会的后门?#27426;?#24320;,两名南洪门大汉收力不足,也随之从里面跌了出来。

  那二人坐在地上,还?#22351;?#31449;起身,褚博也从后门里窜了出来,擦过那二人身旁,一走一过之间,他手中刀也干?#22351;?#33853;地割断了二人的喉咙。

  到了夜总会后身的胡同,褚博再不停顿,拔腿就向胡同外面跑。可他跑出没两步,里面的南洪门人员也追了出来,褚博想也没想,手臂?#27426;叮?#25163;中的开山刀回甩出去。

  一名刚刚出来的南洪门大汉?#28860;?#19981;及,被飞来的开山刀正贯穿胸膛,惨叫着倒退数步,*着墙壁软绵绵地滑倒。

  这一记要命的飞刀,直把后面没来得及冲出后门的南洪门众人皆吓了一跳,下意识收住脚步,不敢贸然追出去。

  顿了几秒钟,众人相互看了一眼,齐声大吼,互相鼓劲,接着,硬着头皮一起涌出后门。

  当他们冲出来时,褚博已跑到胡同口处,正在这时,一辆白色的破旧小轿车飞快地开了过来,行到褚博面前时车速放缓,车门?#33046;?#20154;从地面推开,褚博想也没想,毛腰窜进?#30340;冢?#37027;小轿车连停都未停,等褚博坐上之后,急速地飞驰而去。

  整个过程太快了,南洪门这边措手不及,当他?#20146;?#20986;胡同,跑到己方的汽车前时,那辆载着褚博的小轿车已经跑得无?#30333;?#20102;。

  王克强被人刺杀,这?#38405;?#27946;门的杭州势力无疑是当头一棒,?#33080;?#21548;闻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,没敢耽搁,立刻将消息通知给向问天。

  向问天听后,足足有数秒钟没有说出话来,过了许久,他方急声说道:“杭州那边不能无人管理,?#33080;螅?#20320;现在马上接手杭州分堂!”

  “是!”?#33080;?#31934;神一振,应声领令。

  向问天让?#33080;?#25509;管杭州分堂,也是事出仓促的无奈之举。

  王克强被暗杀,不用问,事情?#38553;?#26159;谢文东那边的人干的,既然王克强已死,不出意外的话,北洪门和文东会?#27426;?#20250;?#27809;?#22823;举来攻,己方的杭州势力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哪能顶得住,现在,在杭州他唯一能重用的就只?#34892;脸蟆?br/>
  若是论起身手,?#33080;?#32477;对比王克强高出无数倍,但是论起指挥作战的统帅力,他就和后者相差甚?#35835;耍?#20309;况杭州势力那么庞大,哪是说接手就能接手的。?#33080;?#22312;杭州的时间虽然不算短,但和王克强相处不来,后者也没有安排他任?#38382;導市?#30340;事务,?#38405;?#27946;门在杭州的具体情况,?#33080;?#20102;解的并?#27426;啵?#21478;外,杭州势力的干部们都是王克强的心腹手下,受他的影响,也都对?#33080;?#30475;不上眼,现在听说上面要?#33080;?#26469;接替强哥的位置,每个人心中都不服气,愿意接受他指挥调遣的更是寥寥无几。

  这?#22351;悖脸?#33258;然也能看得出来,如果自己指?#30828;欢?#36825;些中低层干部们,己方仍然是一盘散沙的局面。

  他和向问天通过电话之后,立刻赶到堂口分部,打算召集己方的全体干部?#22681;?#34892;紧急磋商,顺便拉拢人心。

  可是他刚刚到达,意思还没传达下去,就听到上海那边的线报回传,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主力已经出动了,看其前进的方向,是冲杭州而来。

  ?#33080;?#21548;完,脑袋嗡了一声,心中苦叹一声:谢文东的动作好快啊!

  这时候再开会商议、再想拉拢人心都已经来不及了,?#33080;?#26080;奈,传令下去,要己方的干部们将人力统统回收,?#22070;?#21040;堂口,集中力量?#38047;?#23545;方的进攻,同时?#32676;?#24635;部那边的增援。

  他设想得不错,可是根本没人按照他的意思去做。

  王克强遇刺,他的心腹头目们无不?#30452;址擼?#19968;个个义愤填膺,对谢文东恨得牙根都直痒痒,即使北洪门不来打,他们还打算去上海找谢文东算帐,现在听说对方打过来了,几个大头目私下里一?#24605;疲?#24178;脆豁出去了,拉出兄弟们?#25413;?#27946;门拼个你死?#19968;睿?#26432;一个够本,杀两个赚一个。

  气晕了头的干部们?#36861;?#24102;上各自的兄弟,浩浩荡荡开出杭州城去迎敌了。

  ?#33080;?#36824;坐在堂口里等下面人员回撤,可是等了好半晌连一个撤回来的人都没看见,正当他觉得奇怪的时候,突然听说己方的大队人马出了杭州,要去与北洪门的主力在正面大干一场,为王克强报仇雪恨。

  听完这个消息,?#33080;蟊亲?#37117;差点气歪了,留在杭州,己方还有地利的优势,可一出了杭州,天时、地利、人?#22270;?#26041;就都不占了,如何去拼北洪门?

  他大骂一声‘混帐’,想给那些头目们打电话叫他们带兄弟们立刻撤回,可转念一想,还是算了,如果只在电话里讲,他?#20405;?#20250;当自己的话是放屁,没人会听。

  ?#33080;?#24403;即叫人准备车辆,带上堂口里的兄弟亲自追了出去。

  他的动作不能说不快,但刚出了杭州城区就听到前方回报,己方人员已?#25413;?#27946;门接触上了。

  哎呀!?#33080;?#24515;中暗叫一声遭了!

  他对北洪门的战斗力太有体会了,己方在人数上、实力上都处于劣势,恐怕刚一接触,己方就得溃败下来。

  他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去接应那些不长头脑的笨蛋时,突然前?#25509;只?#25253;,在激战中,北洪门被击退了,现在正在向上海方向败逃。

  ?#33080;?#38395;言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难道说真是在绝境之下,使己方的兄弟爆发出超乎寻常的战斗力?

  他?#26197;?#29730;磨了一下,马上对开车的司机叫道:“全速!开全速赶上去!”

  司机这时候也来了精神,不时的按动喇叭,对前方的车辆示意,全速前进。

  ?#33080;?#19968;众正飞速赶向战场之时,眼线又传回消息,称己方在?#39134;北?#27946;门的残兵败将时中了对方的圈套,现在全体人员被北洪门和文东会合力围困住,急需?#20173;?br/>
  “啊!”

  ?#33080;?#22312;?#36947;?#19968;蹦多高,脑袋差点撞在车棚上,他双手抖动,连连跺脚,怎么样,北洪门哪是那么容易被击败的,现在好了,己方那么多人员被困,这让自己如何是好。

  他正琢磨着,突然之间,前方的公路上车灯亮起,举目观望,只见道路中央整整齐齐排列有二十余辆大小不?#22351;?#36710;辆,在车辆前放,站有二、三百号之多的黑衣大汉。

  为首的一位,年纪轻轻,中等偏瘦的身材,穿着笔挺的立领中山装,看长相,模样清秀,平平淡淡,但是一双?#33080;?#30340;单凤眼却格外的醒目,两眼之中,不时?#28860;?#20986;惊人心魂的异光。站在人群之中,自?#27426;?#28982;流露出的阴柔气质显得与周围众人格外的不同,让人一眼就发现他的存在。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1124.html
五骑士返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