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90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90章

所属目录: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4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谢文东一句话,使在场众人同是一惊,尤其是褚博,?#25104;?#37117;变了,看了看其他人,随后忍不住急问道:“为什么?东哥,白燕即不记恨我们,又肯把白家的产?#30340;?#20040;便宜的卖给我们,为什么还要杀她?”

  皱着眉头,谢文东直视褚博,?#27425;?#36947;:“如果有人杀了你唯?#22351;?#20146;人,你还能在这个人面前下跪哭诉,甚至把自己全部的家产都转卖给这个不同戴天的仇人吗?”

  闻言,褚博傻眼了,其他人也都纷纷到吸口凉气,互相对视一眼,垂下头来,?#20102;?#19981;语。经谢文东这么一提醒,众人的头脑都冷静下来,细细思考,觉得谢文东的话不是?#22351;览恚?#30333;燕的举动确实太反常了。

  谢文东继续说道:“即使是我,我相信我也做?#22351;?#36825;?#22351;悖?#32780;白燕却能做到。我说她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,并不?#20405;?#22905;变呆变傻了,二十指她变得可怕了,与以前我认识的那个白燕已判若两人,现在在她面前,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一种出奇的冰冷?#23567;?#19982;性命比起来,区区的几处家产算得了什么,?#22351;?#25105;放她离开,白燕脱离论文我们的控制,以白家的积蓄再?#30001;?#25105;们给她的五千万,她日后必会成为我们的心腹之患!”

  哎呀!任长风刚才的兴奋一扫而光,两眼瞪圆,杀机顿现,急声说道:“东哥,我现在就去杀了这个贱人!?#27604;?#38271;风是火暴的脾气,说什么就做什么,话音?#31456;洌?#20182;转身就向外走。

  “长风!”谢文东伸手将他叫住,含笑说道:“人转变的再快,也不可能一下子变成神仙!白燕想要和我耍心机,还差得远呢!要杀她,也得?#20154;?#25226;白家的场?#23588;?#32473;我?#20405;?#21518;再杀。白燕自己要?#20843;溃?#25105;们得让她死得有些价值。”

  “嘿嘿!?#27604;?#38271;风精神一

  振,收住脚步,阴森而笑,点点头,说道:“东哥,我明白了!”

  谢文东砖头看向褚博,说道:“小褚,白燕这个女人你碰?#22351;茫?#22312;她身上也不要再打任何的心思了,你明白吗?”

  褚博低垂着头,沉默无语。

  见他如此模样,谢文东真有些?#21028;?#19981;下,轻叹口气,正色说道:“你只需?#20146;∫坏悖?#25105;当你是?#20540;埽?#26080;论到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害你!”

  谢文东这句话让褚博甚是感动,他?#20146;?#21457;酸,紧咬着嘴唇,默默地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谢文东有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睛,想在他面?#25226;?#39280;任何的蛛丝马迹,那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。白紫衣的死,对白燕的打击确实太大了,也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变得成熟,深沉,有富有心计和城府,但她毕竟不是老油条,忽略了?#22351;悖?#25103;演得太过,就显?#30473;?#20102;,她能骗歌过所有人,却骗不了谢文东。如果见到谢文东之后,他又哭又闹,又打又骂,拉出要和谢文东拼命的架势,后者反倒有可能放她一条活路。

  不过,在这件事上,谢文东也漏算了?#22351;悖?#37027;就是褚博对白燕的感情之深要?#23545;?#36229;出他的预计,也正因为这?#22351;悖?#25165;引发后面的一连串事端。

  褚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,此时,他比白燕更象是行尸走肉,在分?#30475;?#27004;里毫无目的地乱走。当他清醒过来时,发现自己已站在关押白燕的房间门前,门口的两名北洪门守卫正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,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

  褚博暗暗吸了口起,?#30475;?#31934;神,说道:“我要进去和白燕说几句话。”

  他是谢文东身边的?#20540;埽?#21271;洪门的小弟哪敢阻拦他,双双后退一步,将房门让开。褚博推门而入。白燕所在的房间的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,和酒店里的单间差?#27426;啵?#21508;种设备应有尽有,另外还有独立的卫生间。

  房间里不止白燕一个人,另有一名北轰门的小头目贴身看管,毕竟白燕身份特殊,北洪门对她的监控还是很森严的,见褚博近来,白燕做在窗边的椅?#30001;弦欢欢?#37027;名北洪门的头目急忙起身,满面笑容第说道:“博哥,你来了!”

  “恩!”褚博应了一声,低声说道:“?#20540;埽?#20320;先出去一下,我要单独和她谈谈!”

  褚博一天来探望白燕有?#30473;?#27425;,傻子都能看出他对白燕有意思,那北洪门头目慧心一笑,说道:“哎哟,我今天正好拉?#20146;櫻?#29616;在要去厕所,博哥,你不用要紧,尽管慢慢聊!”说着话,小头目笑呵呵地走出房间,顺手将门口的两名守卫也带走了。褚博走到白燕近前,站定,他虽?#27426;?#30333;燕有意思,但后者却对他视而不见,现在也是如?#32781;?#22909;象他是透明一般,白燕目视窗外,表情一成不变,头都未回一下。

  “我只问你一句话,你回答我,我马上就走!”褚博幽幽说道。

  ?#21834;?#30333;燕依旧无言,头也依旧没转过来。

  褚博并不在乎,或者说他已习惯了白燕对自己的冷漠,他顿了片刻,凝声问道:“你在东哥面前究竟是不是在演戏?你是不是想骗东哥让你离开之后再寻?#19968;?#20250;报复?”

  这句话,令白燕身躯为之一震,?#25104;?#20063;随之露出惊骇之色,只是她背对着褚博,后者看?#22351;?#22905;的表情。

  白燕慢慢转回头来,沙哑的声音疑声问道:“这是谁说的?”

  “不管是谁说的,我只问你,是,还是不是!”

  白燕看着褚博,从他那双火辣辣的眼神中,她立刻领会到了一些东西。她心理急转,但?#25104;?#21364;露出哀色,垂下头,眼泪流出,颤声说道:“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,你们……你们简直是太欺负人了……”

  她的眼泪,令褚博心碎。他喘了口气,摇头说道:“是东哥这样说的。是东哥?#30340;?#22312;?#23460;?#28436;戏欺骗他!”

  白燕心?#20889;?#39559;,她感觉自己没露出任何的破绽,谢文东是怎么看出来的?这下糟糕了!只是一?#24067;洌?#22905;的冷汗流了出来。白燕急忙抬起双手,捂住自己的脸,看起来像是伤心而泣,实际上是掩饰她?#25104;?#21448;惊又怕的表情。

  过了好一会,她?#24597;?#24930;将手放下,泪眼朦胧地看向褚博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我说我没有,你相信吗?”

  褚博心中一阵恍惚,那一刻,?#36335;?#26377;种魔力将他的理智吸得一干二净。他的脑袋不由自主地点?#35828;恪?br/>
  白燕站起身形,双手自?#22351;?#25645;在褚博的双肩上,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:“其实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,可是我也知道我?#20405;?#38388;是不会有结果的,所以,才一直?#38405;?#24456;冷漠……”说着话,她*近褚博的怀?#23567;?br/>
  她突如其来的亲密,令褚博不知所措,香软投?#24120;?#21957;着白燕身上那一阵阵幽幽的体香,他手脚都不知该往哪放为好。

  白燕见状,更进一步,紧紧抱住褚博,仰起头,目光迷离地说道:“你……?#27426;?#35201;帮我……”

  此时的褚博,大脑已一片空白,好像失了魂似的,机械性地点点头。

  白燕嘴角露出一闪即逝的笑容,随后踮起脚来,亲吻上褚博的嘴唇.

  在这一?#20405;?褚博的心理?#32769;?#24443;底?#35272;?#20102;,他双手猛地反抱住白燕,拥着她倒在床上,在亲?#20405;?他双手颤抖着解开白燕的衣扣.

  “轻?#22351;恪?#28201;柔?#22351;恪一?#26159;第一次……”

  白燕此时娇滴滴的声音成了最美最诱人的催化剂,褚博疯狂地扒掉白燕的衣服,然后两三下将自己的衣服也甩掉,看着躺在床上修长、白皙、美艳地不可方物的**,褚博喘着粗气,重重压了上去。

  男人总是会犯错误的。孟旬说过,有时候女人比男人更可怕,也是很有道理的。

  褚博?#37027;?#21644;白燕发生**关系,谢文东并不知情,现在他一边在忙买下白家产业的事,一边又向上海各黑帮老大发出请贴,请他们再到北洪门分部一聚。

  如果请贴的署名是任长风,估计这回没有哪个老大再敢来,但现在请贴的署名是谢文东,众老大们就算再害怕,也不敢不给谢文东面子,硬着头皮来参加北洪门举办的聚会。

  这一回,在谢文东主持的聚会里没有发生任何的流血?#24405;?#20250;议一开始气?#31449;?#24456;融洽。谢文东对自己不在上海期间,任长风的所做所为向众多的老大道了歉,表示此事的错误全在己方身上。

  身为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双料大哥能当众道歉,这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,也令在场的众多老大们甚?#20449;?#26381;,在心里暗暗挑起大拇指,赞叹谢文东和他下面的人就是不一样,?#20889;?#24110;之主的气度和作风。

  另外,谢文东还装模做样

  地当众?#22836;?#20102;任长风。扣他半年的薪水,外加五杖棍。

  不管这五棍打得重还是不重,反正任长风挨打后龇牙咧嘴的怪模样让众老大们颇感好笑。

  最后谢文东老调重弹,再次把割分上海地盘的事搬了出来。一谈到这件涉?#25170;?#36523;利益的事,任长风立刻?#20013;?#30456;?#19979;叮?#31449;在谢文东的身后,冲着在场的老大们吹胡子瞪眼,时不时的还拍拍他手中的唐刀,就差把刀直接拔出来在众人的脖?#30001;?#27604;画了。

  有他在场吓唬,哪个老大还敢不长眼说想要地盘,听完谢文东的问话,一个个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异口同声道:“不要!”同时还在心里补充一句,要你们北洪门的地盘,就是要命啊!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1115.html
五骑士返水
彩票销售 安徽11选5开奖数据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一 波克城市斗地主手机版 时时彩开奖号码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pk10技巧 稳赚公式 日本站亚马逊赚钱吗 王者捕鱼游戏机多少钱 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11选5组三稳赚投注 全天幸运飞艇五码计划 泰山计划安卓版 本地微信直播怎么赚钱 今天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解 pc在线参考结果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