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>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8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8章

所属目录: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4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wknvu.club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格桑夹着谢文东,与褚博、袁天仲在胡同里快速地奔跑,由于地形不熟,几人东一头、西一头的乱闯,结果慌不择路,跑进了一条死胡同。

  看着前面?#27426;?#27515;的胡同,几人眼睛都长长了。还是褚博反应最快,看到左面一扇小门,也不管里面是什么,冲上前去,推门就想往里进。可是小门在里面被锁死,推了几下,文斯未动。褚博立刻让道一旁,大吼道:“格桑!”

  “我来了!”

  随着沉闷的话音,格桑书斋冲上前来,同时抬腿一脚,正中房门的中心。只听咚的一声闷响,房门应声而开,向里面一望,是条黑乎乎的走廊。格桑片刻也未停留,大步流?#20146;?#20102;进去。

  褚博紧随其后,袁天仲留在最后。他刚刚进入小门,忽听丁丁两声,两把飞来的刀片齐齐砍在墙壁上,溅起两团火星。袁天仲抬头一瞧,南洪门的人也已经追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,

  他深吸口气,回手将房门关上,快步向里面跑去。

  格桑冲在前面,当他马上要跑出走廊时,墙角处突然伸出来一条腿,格桑没有注意到,脚腕子被绊了个正着,夹着谢文东双双飞了出去。

  噗通!哗啦啦!

  格桑庞大的身躯重重摔在一张钢制的桌?#30001;希?#21407;本摆放在桌?#30001;?#30340;锅碗瓢盆、酒杯酒瓶掉了?#22351;兀?#22909;在他披肩肉厚,并以自己的身躯护住谢文东,不让以他这么一摔的冲力,即便不把现在的谢文东摔死,也得摔?#35805;?#26465;命。

  “啊?”房间里传出数声尖?#23567;?br/>
  格桑呲牙咧嘴的从地上坐起,抬头环视四周,这才发现,原己闯入了一间后厨房里,周围站着的都是身穿白褂的厨师?#22836;?#21153;生。而在走廊口的墙角处,则站有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,看打扮是小混混。

  那青年虽?#35805;?#26684;桑绊了个跟头,可他的脚踝也被撞得生疼,好像要断了似书斋的。青年慌慌张张地?#28044;?#34955;掏出一把匕首,又惊又恐地大声喝道:“你……你们是谁?闯进来干什么?”

  ?#22351;?#26684;桑起身,随后进来的褚博环视一周,立刻明白了情况,他出手如电,先是抓住青年持刀的手腕,另一只手如铁钳一般,扣住青年的脖子,厉声喝道:“妈的,?#31227;?#27515;你!”他在望月阁锻炼了这?#38383;?#26102;间,无论是身手还是体力都得到很大提升,若是运足力气,真能将青年的喉咙捏碎。

  这时,谢文东扶着桌子慢慢起来。仰头说道:“小褚,不管他的事,我们快走!”

  闻言,褚博瞪了他一眼,猛地?#27426;?#25163;臂,将青年推坐在地,然后冲到谢文东近前,将他扶起,顺便拉起格桑。就在这眨眼的功夫,袁天仲冲了进来,满面急色,对三个人连声说道:“南洪门的人进来了,快走啊!”

  格桑打个冷战,不顾身上的疼痛,再次把谢文东夹起,在周围众厨师、服务生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直接穿过厨房,向外走去。从厨房出来,光线顿时一暗,外面又是一条走廊,再往外走,则是一座巨大的舞场,直到这时众人才明白,原来是一家大型的夜总会,而刚才绊倒格桑的青年肯定是看场子的小混混。

  别看现在已经凌晨三点多,但夜我看总?#23835;?#28982;很热闹,舞场内聚集了黑压压的红?#26032;?#22899;,在舞台上,还有数名衣着暴露的领舞小姐们。舞场内很热闹,温度热,气氛也很火热。

  由于南洪门的追兵紧随其后,四人在夜总会里没敢多耽搁,格桑在前开到,直将舞场内跳舞的男女撞得东倒西歪,?#26032;?#36830;天,刚穿过舞场,还没走出去,迎面站定数名打扮怪书斋异的小混混,一个个横眉冷目,对他们怒目而视,其中有人喝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是?#20063;?#36824;是来?#39029;?#23376;的?”

  “去你MA的!”格桑哪有时间和他们废话,脚步不停,顺势踢出一脚。

  格桑的力气本?#22270;?#22823;,?#30001;?#19978;?#26263;?#24815;性,这一脚的力气不轻。当中那名小混混躲闪不及,正被他踢在?#20146;由希?#37027;人扑哧一声,一屁股做在地上,身子在地面足足滑出三米多远才停下来,随后两眼向上一翻,当场晕死过去。

  想?#22351;?#23545;方连招呼都不打,说动手就动手,另外几名小混混都傻眼了,?#22351;人?#20204;反应过来,格桑已夹着谢文东与其擦肩而过,褚博随后也窜了过去,当袁天仲要过的时候,他?#20405;?#20110;回过神来,怪叫连连,挡住袁天仲去路的同时,又是亮匕?#23376;?#26159;抽片?#19969;?br/>
  袁天仲哪将他们放在眼里,速度不减,等到我看了近前之后,身子?#33151;?#33150;空跃起,身手按住一名小混混的脑袋,直接从其头顶翻了过去。他的身法快的出奇,?#30001;?#33310;厅内的灯光确实昏暗,小混混?#20405;?#26159;觉得眼前一花,袁天仲就没了。

  原本已经翻过去的袁天仲跑出?#35206;剑?#36523;子?#33151;欢?#20303;,抽身又走了过来,来到小混混身后,拍下其中一人的肩膀。小混混下了一跳,急忙转回头,就在他回头的?#24067;洌?#34945;天仲软件突然出鞘,在他的脖根处电一般的划过。

  哧——顿时间,那小混混的?#26412;?#20687;是喷泉一般,射出一团的血雾。袁天仲随后又连挥两剑,挑伤旁边的两名小混混,这才抽身而走。

  他是走了,可是舞厅内却乱翻了天,一时间人喊马嘶,舞厅内的客人四处乱窜,不时有人尖叫道:“sha人拉!杀人拉——”

  等南洪门的人随后进入舞厅,眼前尽是相互拥挤,慌乱不?#26263;?#20154;群,想象格桑他们那样轻松的穿过去已然不可能。冲在前面的贾洪刚看到这番场景又气又急,连连跺脚,他高举砍刀,大声叫?#26263;潰骸?#38378;开!都他M的给我闪开!”

  这时候舞场内已经打乱,谁还听他的了,砍刀又冲进来这么多手?#20013;?#22120;的大喊,情况反而更加混乱,人们竞相奔逃,直想着尽快逃出夜总会。

  且说谢文东等人,除了夜总会之后,直奔大道上而去,想在路上拦辆出租车,可是此?#20081;?#28145;人静,接到上空空荡荡的,连条人影子都没有,更别说辆车了。

  不行!看来还得跑!几人相互看看,不约而同地顺着大道向下跑去。

  他?#20146;?#36275;跑出三十多米远,贾洪刚等南洪门人员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夜总会里冲出来。到了外面,贾洪刚砍刀谢文东等人落荒而逃且?#20889;?#22909;远的背影,眼珠子都红了,手中的钢刀向前一指,大吼道:“追!快给我追!”

  在他看来,这时己方能SHA掉谢文东的最佳时机,这要被自己错过了,他实在没脸回头想老大和兄弟?#22681;?#20195;。

  随着他的话音,“哗——”的一声,大批南洪门帮众蜂拥而上,随后掩sha,双方在大道上上演了一出追逐战。谢文东死人在前,相隔几十米,一百多号拎着明晃晃片刀的南洪门帮众在后,双方皆使出浑身的力气,比拼着脚力。

  贾洪刚可没有敢追,边跑的同时,他还边给清理白家人员那边兄弟打电话,让他们马上坐车赶过来,于谢文东相比,其他的北洪门人员已经变得不再重要。

  桑格的体力是很好,但是由于身体所限,并不善于长我看书斋时间长距离奔跑,何况他还夹着谢文东。

  在大道上?#22336;?#22868;了几分钟,格桑已累?#38391;?#21912;吁吁,?#21069;?#39699;角都是?#24618;?#23376;。

  首先感觉到他体力不支的是谢文东,他急道:“格桑,把我放下来,我自己能跑!”

  “没事,东哥……”此时格桑已经累的肺都要炸了,可是嘴巴?#24266;挥?#24471;很。他心里清楚,以谢文东的伤势,若是把他放下来,根?#20061;?#19981;出多远就会被南洪门的人追上。

  褚博*到格桑旁边,说道:“格桑,把东哥交给我!?#22868;?#20182;不为所动,褚博急了,大声说道:“别逞能了,你想把大家都害死么?”

  听他这么一说,格桑停下脚步,将肋下的谢文东放下,褚博没有格桑那样的蛮力,能一只胳?#24067;?#30528;谢文东跑,他蹲下身子,将谢文东背起,随后转头对直传粗气的格桑说:“快走!”

  格桑转身向后望了望,见南洪门的人越追越近,他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们先走,我留下,挡?#22351;?”

  留下来,就是死路一条!

  ?#22351;?#35098;博说话,谢文东气道:“要走大家就一起走,要留下来就一起留下来,你别在我这里搞什么英雄主义!”

  “对!”褚博和一旁的袁天仲同时点点头。

  格桑叹口气,看着谢文东,苦笑道:“东哥……,我,我是在是有点跑?#27426;?#20102;,我不想拖累你……”

  “这叫什么狗屁话?做兄弟的,哪有谁拖累谁的道理?!”说着,谢文东拍拍褚博的肩膀,说道:“小褚,你放我下来,格桑既然跑?#27426;?#20102;,我们就留下来与他并肩作战,雨南洪门死拼到底!”

  “好!”褚博答应的干脆,可实际上却没有那么做,只是眼巴巴的看着格我看书斋桑。

  谢文东的话,令格桑甚是感动,心理面火辣辣的,似乎有东西在燃烧。他眼圈一红,颤声道:“东哥……”

 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愚钝、木讷,并不讨人喜欢,谢文东平时对他好,全因为他能打,现在他才明白,原来在东哥心中,他?#25512;?#20182;人同样重要,都被谢文东视为兄弟,但是这样的话,谢文东平时却从未对他说起过。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wknvu.club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wknvu.club/1053.html
五骑士返水